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组织在包头地区的建立与发展

发布日期:2021年08月27日   作者:    来源:包头党史    【字体: 】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组织在包头地区的建立与发展

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包头党史连载(十七)


于占彪(1914—1998),陕西省旬邑县人。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杨植霖(1911—1992),土默特旗什报气村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刘启焕(1918—2007),山西文水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图为新中国成立后任包头市委副书记的刘启焕。


乔培新(1912—2007),曾用名乔森显、苏子仁,达拉特旗人。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一、中共绥蒙工委及其在包头的活动

1938年4月,中共中央决定成立蒙古工作委员会。5月,蒙古工作委员会改称绥蒙工作委员会(简称绥蒙工委),白如冰任书记兼宣传部长,李衡任组织部长,赵通儒任蒙民部长,高增培任秘书长,于占彪任军事部长,白成铭负责青救会工作,白凌云负责妇救会工作,委员有乌兰夫、孔令甫、刘兴源等。同时,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党委决定,八路军警备骑兵团从定边出发,途经盐池、五湖洞、鄂托克旗王府,进入伊盟的中心地区桃力民。绥蒙工委随军跟进,对外称八路军绥蒙游击司令部政治部,骑兵团称八路军绥蒙游击司令部,孔令甫任司令员,白如冰任政委,刘兴源任副政委。绥蒙工委进驻桃力民后,成立了中共桃力民工委和河套特委。1938年11月22日,中共中央撤销绥蒙工委,成立绥远省委。省委的分工是:白如冰任书记兼蒙民部长,李井泉兼军事部长,于占彪任副部长,武新宇任宣传部长,白成铭任组织部长,刘瑞森仍任河套特委书记。

1938年秋天,绥蒙工委派于占彪带领十几名八路军工作人员,深入包头县三区的中滩一带发展抗日武装,准备开辟一个抗日游击区。中滩北依乌拉山,南临黄河,东与包头近郊接壤,西连西山咀,蒙汉杂居。在这里建立游击区,对于阻敌侵犯河套和桃力民地区,并与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相联接,均有重要意义。于占彪等首先在马二圪堵村争取了窦文林等几位农民,又通过他们逐步扩大了争取的范围。八路军针对当地蒙古族群众受国民党军队欺凌而被赶入乌拉山的情况,多次与国民党驻军谈判,终于促使国民党军同意蒙古族群众下山归乡。八路军派人进山邀请蒙古族群众回乡重建家园,并参加了蒙古族群众重建家乡的许多工作。通过这件事,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政治影响在当地深入人心,蒙汉群众的抗日积极性也高涨起来。在此基础上,于占彪等人组建了中滩抗日游击队,游击队由十几个人很快发展到百余人。1940年春,八路军大青山支队派陈刚、杨建林到中滩与党组织取得联系。不久,陈刚率一部分骑兵从高台梁来到中滩活动,给中滩抗日游击队以很大支持。在日军向河套大举进犯时,中滩抗日游击队配合国民党门炳岳骑七师,阻敌数日。此后,中滩抗日游击队奉命撤到中共伊盟工委所在地乌素加汗村。


二、中共萨托归工委及其下辖组织

1938年秋,中共绥蒙工委书记白如冰,在伊克昭盟桃力民康布尔庙召集薛世英(化名陈文华,后叛变)、杜如薪、杨建林、韩是今(即韩峰)、高鸿光开会,成立萨(拉齐)托(克托)归(绥)工委,由薛世英任书记,杜如薪、杨建林为委员,这是绥西建立的第一个县级中共地方组织。薛世英等进入位于萨、托、归、准(即准格尔旗黄河北岸小河套地区)边界地带的白青尧、将军尧、三和成、只芁梁、北圪堆、毛岱一带,与在白青尧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白英密切配合,发展白青尧村的白光、李华,四卜树村的康三等积极分子入党,并成立了包头地区抗日战争时期第一个基层党支部,书记先后由白光、康三、李华担任。萨托归工委和白青尧党支部开展调查敌情、宣传抗日、发动群众以及统一战线工作。白青尧村有70%以上的人参加了抗日救国会。八路军挺进大青山不久,韩是今、高鸿光奉组织之命上了大青山,投入了抗日游击根据地的开辟工作。韩是今带着武工队深入毛岱、沙海子、白青尧一带袭击日伪军,锄奸肃特,征集军需,成效卓著。


三、中共包固工委及其下辖组织

1939年1月,为加强中滩地区抗日游击队的领导,中共伊盟工委决定在中滩成立中共包(头)固(阳)工委。书记先后由高增培、徐子猷、李占胜担任,统战部长由钟春林担任,袁力为委员兼文书。中共包固工委在中滩游击队建立了党支部,支部委员由钟春林、边万福等组成。1940年春节,日伪军进攻河套,中共包固工委和中滩游击队奉命撤到伊盟乌素加汗村。


四、中共庙儿沟支部

1938年10月,中共大青山特委和八路军大青山支队挺进绥西后,派出工作人员阎平等人到可可沟门、后窑子、后脑包、庙儿沟一带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阎平等人深入群众中进行抗日宣传,访贫问苦,秘密发展救国会员,并从救国会员中选拔骨干分子到万家沟中共大青山特委举办的积极分子培训班,进行抗日工作培训。经过慎重考察,将这些经过培训的积极分子发展为中共党员。同年11月,中共大青山特委在固阳县的庙儿沟建立支部,王黄毛任书记,郝占彪(又名郝牛)任组织委员,张爱泉为委员。党支部建立后,在萨拉齐、固阳、武川交界地区的村庄,又相继发展张舍、王四海、姜换小等十几人入党,组织起群众开展抗日工作。


五、中共绥西地委(特委)及其下辖组织

1939年3月,中共绥远省委在萨拉齐县巴总窑村成立了中共绥西特委,杨植霖任书记,薛世英任组织部长,杨建林任宣传部长,白凌云、李维中任民运部长,贾力更任蒙民部长,高鸿光为委员,下辖武固工委、萨托工委,主要活动范围在武(川)归(绥)公路以西,包括武川、归绥西部、萨拉齐、固阳县全部、托克托县西北部和包头以东地区。同年12月,中共绥西特委改称中共绥西地委,先后属中共绥远省委、中共绥远区委(1939年12月由绥远省委改为绥远区委)、中共晋绥边区委员会、中共绥察边区委员会、中共塞北区工委、中共绥蒙区委领导,地委书记相继由杨植霖、王聚德(兼)、白成铭(兼)担任,副书记由杨叶澎担任,组织部长先后由薛世英、李云龙、陈东平、王道三担任,宣传部长先后由杨建林、李远、郑朝珍、高鸿光担任,民运部长由白凌云、李维中担任,蒙民部长贾力更,武装部长杨建林,社会部长宁德青,城工部长刘林元,委员先后有高鸿光、姜文华、蔡久、李维中、贺吉祥等。下辖萨县县委、武归县委、托县工委、萨托工委(县委)、武固县委、萨武固包四边区委。地委先后驻巴总窑、后脑包、万家沟、大南沟等地。中共绥西特委(地委)是抗日战争时期在包头地区建立的第一个中共地市级组织,从其建立到抗日战争胜利,中共绥西特委(地委)对包头地区乃至整个绥西地区实施了强有力的领导,在抗日斗争、党的建设、政权建设、统一战线、经济、文化等方面发挥了核心领导作用。


六、中共武固工委

1939年3月,中共绥西特委决定成立武(川)固(阳)工委,书记由阎平(又名阎秀峰)担任,属绥西特委领导,工作范围为武川西部、固阳东部的边区地带。1940年后,日伪军加紧对巴总窑、后脑包、庙儿沟一带的“扫荡”和封锁,抗日斗争进入极端困难时期,随着中共绥远区委的东移,中共包固工委活动转入地下。


七、中共萨托工委(县委)及其下辖组织

1939年5月,中共绥远省委撤销萨托归工委,成立萨(拉齐)托(克托)工委,书记由杨植霖兼任,副书记为高鸿光、薛世英,组织部长刘启焕,宣传部长王弼臣,武装部长王瑜山,民运部长宋茂,先后隶属中共绥西特委(地委)领导,下设5个区委、20多个支部,2个党小组。

1938年冬到1939年春,先后成立了美岱召党支部,书记先后由张二秃、董黑小、戴灵同担任;美岱桥党支部,刘玉珍任书记;沙图沟党支部,陈顺任书记;陶思浩党小组,组长乔某某(名不祥)。1939年5月,在中共萨托工委成立的同时,设立中共萨拉齐县第四区区委,同年底改称中共萨托县委西区委员会。书记由王弼臣兼任,宣传委员为陈顺,刘玉珍任组织委员,下辖美岱召、美岱桥、沙图沟3个党支部和陶思浩党小组。

1939年3月,党组织派刘启焕到窑子湾进行建党试点工作。5月,又派张万精到这一带开展工作,正式成立中共萨托工委下属的中区委员会,书记张万精。与此同时,成立了中共百只户支部,书记刘天河,委员姚亮;中共妥妥岱支部,书记冯富祥,委员全全和马驹。1942年形势恶化,张万精转移到托县五申、伞盖、什拉壕、永圣域一带活动。党的组织也转入地下,进行隐蔽活动。

1939年5月,成立中共萨拉齐县第五区区委,隶属中共萨托工委,同年底改称中共萨托县委东区委员会。书记宋茂,宣传委员李存龙,组织委员李满贵,民建委员云德贵。1941年1月,随着宋茂的牺牲,该区委党员一部分转入地下隐蔽活动,一部分转到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同时成立的党组织还有中共把什村支部,书记王锁锁,委员李存龙和李满贵;中共古城村支部,书记王长远,组织委员王二娃,宣传委员刘三。中共察素齐支部,书记李存义,组织委员周复,宣传委员吴国宝。上述村、镇党支部均属中共萨拉齐县第五区区委领导。

1939年5月,中共萨托工委派刘启焕、马子歆到白青尧一带与原中共萨托归工委接交工作,成立中共萨托县西南区委,书记刘启焕。1939年春天,原萨托归工委书记薛世英到北圪堆发展了一批抗日救国会会员,并组建了北圪堆抗日救国会。同年夏天,萨托工委组织部长、萨托县西南区委书记刘启焕到北圪堆接替了薛世英的工作,介绍任进才、雷电云(又名雷好收)、焦宝等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共北圪堆支部,任进才任书记,雷电云、焦宝为委员;接着刘启焕又到三座茅庵村发展刘正、刘虎小、刘占岗等加入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共三座茅庵支部,书记刘占岗。同年8月,刘启焕到白青尧一带整顿了中共白青尧党支部,到侯家营建立了党小组,组长杨贵仁。之后又相继在三和成、周家明圪堆、十二坝牛营子、沙金兔、毛岱建立中共支部,毛岱支部书记由宋玉担任。1941年以后,中共萨托县委、中共萨托县西南区委转入地下秘密活动,脱离与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的联系,相继改由中共绥察边区委、中共塞北区工委和中共绥蒙区委直接领导,单线联系,刘启焕则长期隐蔽在白青尧一带活动,每半年或一年回晋西北根据地汇报一次工作,一直坚持到1948年冬天。

1939年3月,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指派李永茂、王瑜山等到萨县与托县交界的善岱、大岱、保同河、昂上和祝乐沁、两间房、左家营一带开展抗日工作,发展救国会会员,组建中共秘密支部。同年12月成立中共萨托县委南区工作委员会,隶属中共萨托县委,书记李永茂。同时,还组建了中共善岱村支部,负责人杨滋林;中共喇嘛营村支部,负责人张存保;中共里素村支部,负责人梁文举(后叛变)。这三个支部均隶属中共萨托县委南区工委。1940年7月,中共萨托县委分设中共萨县县委、中共托县工委,该区委划归中共托县工委领导。时隔不久,李永茂及托县工委书记高陵平等托县工委负责人,被以陈国彦为团长的反动民团杀害。所属的三个支部和党员,有的转入地下隐蔽活动,有的自动解散、脱党。


八、中共土默特旗工委

1939年9月,中共绥远省委决定在绥西成立直属省委领导的中共土默特旗工作委员会,书记先后由贾力更、奎璧担任,李森、赵诚、勇夫、李才为工委成员。土默特旗工委以开展土默特蒙古民族工作为主,在动员蒙古族群众支持八路军,组建蒙古抗日游击队,实行蒙汉联合抗日,进行伪军、友军统战工作,输送和培养民族干部,筹集军需物资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九、中共包头县委

1939年9月,中共党员李秉清受组织派遣,从延安来到伊克昭盟。中共伊盟工委分配他到位于黄河与三湖河之间的包头县第三区中滩一带开展抗日工作,其公开身份是国民党包头县第三区助理员。

民国时期,包头地区仍沿袭清制,实行“蒙汉分治,旗县并存”的行政体制。专管汉族人民的包头县共辖4个区,第一、第二区在包头周边附近(今分别划归包头市的九原区、东河区、青山区、石拐区、昆都仑区和稀土高新区)。第三区在黄河北岸的中滩一带(今为巴彦淖尔市的乌拉特前旗东南部);第四区在黄河南岸,东至哈什拉,西至杭锦旗(今为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的西北部)。

1939年冬天,国民党北路军司令、绥远省主席傅作义任命乔培新为国民党包头县县长兼国民党包头市党部书记长。中共河套特委认为这是把伊盟与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联系起来的好时机,于是派遣中共党员胡庆云、薛巨明跟随乔培新工作。乔培新将国民党包头县政府设在第四区汪蒲圪卜村(现属达拉特旗乌兰乡)。这时,李秉清已在中滩一带建立了几个党的基层组织,发展了一批共产党员。

乔培新以国民党包头县县长的身份,经常深入各地了解人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广泛进行抗日宣传。他以县长的名义向包头县辖区发表了《告同胞书》,慰问驻扎在包头县四区的国民党部队,宣讲抗日救国的形势、任务和意义,强调全国各民族团结抗日、保护人民群众利益的重要性,为增强国民党部队的抗日信心做了大量工作。

1940年2月,中共伊盟工委决定在刘根渠(现耳字壕)一带成立中共包头县委,李秉清任书记,张子刚任组织委员,乔培新任宣传委员,地下党员有胡庆云、薛巨明、罗文华等。县委的第一次会议讨论了中共中央对绥远工作的有关方针、政策和伊盟工委对包头县委的指示,分析了形势,研究部署了对敌斗争的策略和方法。李秉清为了方便工作,从中滩转移到刘根渠,在河洛图创办了包头县立小学,并任校长,以此为掩护开展党的工作。他刻印、下发了沈钧儒编写的《抗战常识》,在学生和家长中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与当地的国民党自卫团长段宝山等交朋友,开展统战工作。李秉清与罕台川一带中共党组织的负责人杨柱取得联系,研究制定了工作策略和计划。派中共党员杨培森到罕台川学校担任教员,在群众中秘密开展抗日活动。派中共党员胡庆云、张子刚、罗文华分别打入国民党包头县保安队、国民兵团和高头窑小学,开展统战和发动群众的工作。

为了建立自己的武装,中共包头县委决定在保安队的基础上成立游击队。为此,李秉清利用他与自卫团长段宝山的关系,在后套搞到了30多支枪。但因情况突变,游击队未能成立。

1940年,国民党顽固派掀起反共高潮。在伊盟的国民党企图把中共地方组织和八路军挤出去,加紧了与共产党、八路军的摩擦与挑衅。这年冬天,党内出现了叛徒,乔培新、李秉清等人的身份暴露。1941年3月,乔培新、李秉清等相继撤退到延安,成立一年多的中共包头县委结束活动。


十、中共萨县县委

1943年,原中共萨托县委转入地下秘密活动以后,在大青山抗日游击根据地另外成立中共萨县县委,书记王弼臣,隶属中共绥西地委领导。


十一、中共武固县委

1944年5月,绥西抗日游击根据地恢复,中共绥西地委决定成立中共武(川)固(阳)县工作委员会,书记王弼臣。